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聊斋----浮世印象

凡人俗事 源于感性 亦庄亦谐 聊斋本色 雅俗兼容 浅尝辄止 绝对原创 敬请雅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简单善良,拙于言谈世故,乃一深居简出的资深宅女是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】他年葬侬知是谁?  

2009-05-20 04:45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他年葬侬知是谁?

 

(吴聊原创)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少读红楼,似懂非懂,却如痴如醉如癫狂,直读得茶饭不思,作业不做。终日里与宝哥哥林妹妹同进同出大观园,与十二钗裙同悲共喜。于是渐成敏感乖戾性格,动辄以泪洗面,喜怒无常。甚至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忽然就成了黛玉,吐一口鲜血,吟一句诗文。如此表现急坏家长,愁煞老师,只说心理障碍,缴书。可收得了书,收不了心,以致落下今日多愁善感的后遗症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再次想起黛玉的《葬花吟》,缘于上周末家中发生的一场变故——我唯一的亲爱的姑妈病逝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星期五上午,妹妹突然打来电话。她一句姑妈走了,我一下子竟不知如何说话。太没有思想准备了,多年来已经习惯了姑妈的体弱多病,无论如何从来都不曾把她与死亡联系到一块。就是再怎么生病,姑妈都没有倒下过,永远都在用她瘦弱的肩膀挑起一大家子的生活责任。可姑妈走了,终归既成事实,别无其它选择。待心里稍微平复,姐妹俩约定下午即动身前往姑妈家吊孝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姑妈现在家住华容,是前些年随子女工作分配迁移落户的。早年她和姑父光想着生个儿子,便多生了几个女儿。俗话说,儿多母苦。这话一点不假。孩子多,注定了姑妈一生清苦劳累。姑父做得一手漂亮的木工活,先在镇上一家木工厂工作,拿计件工资,加班加点,靠手艺养活一家老小。姑妈以操持家务为主,有空就接些手工活做,挣点钱贴补家用。也许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孩子们自知家庭情况不好,从小自立意识都较强,会读书的用功读书,不会读书的就早早找份工作,帮衬父母维持生计。虽然家境贫寒,一家人倒也互敬互爱,其乐融融。日子过得不紧不慢的,很有盼头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着就要一点一点地出青天,不料姑父厂里效益连续滑坡,最后曲终人散。下岗后的姑父并未闲着,他腾出自家的堂屋做了车间,架起一台简易的机器,干起了车葫芦柱子之类的活计,收入不亚于厂里那份工资。大表姐也转行去做买卖,租得一间门面批发日常用品,居然做得有模有样的。于是一家人的生活渐渐有了一点起色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生在长房而非长孙。妈妈在十二年前生的哥哥,因病不治幼年夭折。一直膝下无子的父母,在十二年后,在几乎对子祠绝望之际,却迎来我的降生。我的到来,按奶奶、婶婶和姑妈她们的说法,就是有如掉下一颗天星。因而在整个家族中,我被理所当然地视为掌上明珠。那是捧在手里怕化了,衔在嘴里怕融了。各房的兄弟姐妹都给予百般疼爱与迁就,在外也极尽保护之能事。这是叔叔婶婶宣布了纪律的。在家里,“吴家的人王”,是奶奶和姑妈对我的爱称。每次姑妈携儿带女回娘家,总要想方设法专门为我准备些好吃的哄嘴巴。那年我十岁,姑妈亲手为我做了一双绿色灯芯绒面的布鞋,上面还贴了一对黑色的小蝴蝶。这是只有我才享受到的礼物,羡煞姐妹们了。就这样,在姑妈的特殊照顾下,我的优越感愈来愈强,似乎真的颇有人王之气,甚至有些颐指气使。尤其是后来我通过高考顺利考上学校,姑妈更是以我为荣,家中凡有大小事情,都会接我到场显摆,毫不谦虚地称我为她的“面子菜”。我也的确能歌善舞,能言会道,挺给姑妈争气的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次和妹妹去给姑妈奔丧,临行之前,妈妈千叮咛万嘱咐,叫我们一定要嘴巴稳,不参言,不管事,只管守灵多陪姑妈,多为姑妈磕头跪拜。她说虽然我们是姑妈的内侄,但相对于姑妈的婆家,我们算外戚,说话办事不慎,会给姑妈丢面子,而姑妈这辈子极其看重做人的脸面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车上,我一边和妹妹聊着与姑妈有关的话题,缅怀这位平凡而又伟大的母性,一边在心里打着准备给姑妈作悼词的腹稿。说着说着,想着想着,泪水就不自觉地模糊了眼睛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姑妈的葬礼很热闹。儿子儿媳从上海回来了;女儿女婿们从上海、深圳、长沙等各个方向赶了回来。娘家的兄弟侄儿侄女,婆家的大姑小叔侄儿侄女,加起来不少于百十号人吧。还有左邻右舍的生前好友,子女们以前单位上的同事哥们,来了一拨又一拨。只要鞭炮一响,表弟就走出灵堂对前来悼念母亲的人行孝子的跪谢礼。然后来人径直到姑妈灵前叩头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姐妹是与其他兄弟姐妹约好地点汇合了一齐去的。先有电话沟通,因此人车一到,鞭炮一响,表弟就上来行过孝子礼,接着表姐表妹迎上来牵手嚎啕痛哭。我们先到灵前给姑妈叩头祭拜,起来绕冰棺一周瞻仰遗容。姑妈静静地躺在里面,很安详,就像平时睡着了一样,一点痛苦的表情也没有,我们心里痛惜的同时又稍稍感到安慰。完了发现姑父就坐在离姑妈不远处的椅子上伤心地流泪,我们走过去向他请安。表弟说姑父自从姑妈去世就这样一直陪伴左右不肯离开,已经几天几晚没挨床边了。他泣不成声叙说着他的后悔——姑妈走的时候他在菜园子里栽辣椒秧,没有一个人给姑妈送终。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姑父哭,那种自责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晚辈都知道,姑妈和姑父虽然家贫,却一直感情深厚,相濡以沫,再苦再难也不相互埋怨。从未见过姑妈因与姑父吵架回娘家搬救兵的事,现在他们竟然已经阴阳两隔。我们理解姑父的不舍和执着,只是心疼他,担心他的身体是否挺得住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姑妈那方有做道场的习俗,就是超度亡灵那种活动吧。好像要做两天三晚,我们赶上的是最后的一天一晚。表亲们和我家先去的大嫂兄弟已经两夜无眠了,可仍然坚持跟我们一起站在孝子队伍中,在道人先生的指挥下跪拜转圈。下午三点行“请水”程序。几位道人在前面敲敲打打,领着一行披麻戴孝的孝子来到附近的一条河边,燃香祭拜河神,施法取水一瓶,还在里面插上一株绿色植物,大概和观音的净水瓶差不多的意思吧,不是太懂。

 

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半夜是乐队奏乐唱歌的活动,下半夜又是道场。趁唱歌不要孝子行礼,我们先去短暂休息一会。十一点半起来吃宵夜,十二点开始道场。这次更正规,但道人先生操一口华容方言,唱词只能懂个大概,基本可分为四节——渡桥(奈何桥)、十月怀胎、破(血)盆和解结。只听反复唱着“某月怀胎”“出离血海”“解生结解死结”。解结时,每位孝子都要持绳子的一端,让道人锁结解结。也许生生死死36结解开了,姑妈的灵魂就可以升入天堂了吧。我们并不信鬼神,但为了姑妈在另一个世界过得更快乐幸福,个个都做得很虔诚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做完道场,接着就是入殓、遗体告别、出小殡,所有参加送葬的人都在一起吃饭(也称“吃肉饭”)。八点半出大殡,送葬队伍出发,一路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哭声喊声一片。沿途家家户户都有人等在路边放鞭炮为姑妈送行。我一直走在离灵柩最近的地方,只想尽量多陪姑妈一程。可能是为了让姑妈最后记住她生前走过的地方吧,灵柩几次在几个重点位置停下,孝子们则转过身来齐唰唰跪下,表弟则向抬棺的金刚行孝子礼,向路旁送行的人行礼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把姑妈送上山,安葬在一个向阳的坡坡上,从此那个土堆就是她的新家。她再也不会回娘家,再也不会喊我“人王”“面子菜”了。她给我们留下的是无穷的思念和忧伤。人固有一死,但姑妈这辈子活得太不易了。更令我不能原谅自己的是,总因为工作和家里的事忙而打破看望姑妈的计划。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让我体会“子欲孝而亲不在”的遗憾。所谓抱憾终身,就是如此的感觉吧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然而,我又觉得姑妈是幸福的。生前姑父善待她,死后姑父留念她。姑父,一直在灵堂守了几天几夜,又一路紧跟她的灵柩送她上山,还帮她擦干净沾在墓碑上的黄土,自己的名字已刻好在姑妈的名字旁。这在乡下是有讲究的,就像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嫁了两个丈夫要捐门槛一样,亡故夫妻还想再婚的人,是不能送亡人上山的。可姑父却送了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姑妈走了!永远的走了!姑妈和姑父安安稳稳做了几十年的贫贱夫妻,这是当下的婚姻男女可遇不可求的。于是我忽然生出几分伤感——他年葬侬知是谁?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姑妈的离去是我心中不忍触碰的伤痛。我以流水账的形式记下这一过程和感想,以作为对姑妈永远的怀念。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8)| 评论(1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